一方水土两样人

2013/3/15   点击数:2181

[作者] 陶唐

[单位] 陶唐的BLOG

[摘要] 近日情绪不佳,重读胡兰成《今生今世》,意外发现胡氏与已经去世的印刷史学家张秀民先生同乡。张秀民先生是嵊县廿八都人。而胡氏是嵊县廿二都人。

[关键词]  印刷 思想 研究



一方水土两样人

近日情绪不佳,重读胡兰成《今生今世》,意外发现胡氏与已经去世的印刷史学家张秀民先生同乡。张秀民先生是嵊县廿八都人。而胡氏是嵊县廿二都人。

张秀民胡兰成

读到胡氏少年及初婚后的生活时,惟觉文字可喜,眼前常有江南山水画的印象。读到“民国女子”时,亦不过觉得胡氏被一种“现世”思想所笼罩,并无多少可憎面目。及至读到“汉皋解佩”和“天涯道路”,顿觉才子无行的嘴脸暴露无遗,几不能终卷。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是在张秀民先生和胡氏身上却不能应验。张先生毕生致力于印刷史研究,为我国印刷术的发明国地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抗战爆发后,张先生一度中断积累多年的印刷史研究,转向关于安南史的研究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退休后,张先生放弃两京及多地优渥的待遇,居家奉母,不辍著述,令人感佩。正所谓君子不苟言行,忠孝两全(此忠乃忠于民族之意,并非忠于某党或者某政府)。而胡氏以稀世之才,于民族危难之际,助纣为虐,令人生恨。出逃异邦后又绞尽脑汁为自己文过饰非,实在是不堪至极。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6d56101017ma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