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历史坐标的定位》

2013/6/19   点击数:1831

[作者] 陶唐的BLOG

[单位] 陶唐的BLOG

[摘要] 近读何兆武先生《历史坐标的定位》一文,涉及到“中西交通史”研究的一些问题。何先生在文中写道: “有关这一领域的研究,除了二十年代“非基运动”的若干文字而外,研究者们大抵都是以赞许的态度在看待西方传教士对中西文化交流的贡献的。解放以后,学术研究奉行政治挂帅的路线,对这一领域的研究则是以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的文化侵略为其中轴线。近年来的研究似乎又再反其道而行, 一味颂扬西方传教士的贡献而置整个历史潮流的大势于不顾;似乎惟有这批代表中世纪传统的反改革的旧教传教士,才是这一时期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的代表人物。甚矣, 做出正确的历史评价之为难也。”

[关键词]  历史坐标 定位 图书馆事业



近读何兆武先生《历史坐标的定位》一文,涉及到“中西交通史”研究的一些问题。何先生在文中写道:

“有关这一领域的研究,除了二十年代“非基运动”的若干文字而外,研究者们大抵都是以赞许的态度在看待西方传教士对中西文化交流的贡献的。解放以后,学术研究奉行政治挂帅的路线,对这一领域的研究则是以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的文化侵略为其中轴线。近年来的研究似乎又再反其道而行, 一味颂扬西方传教士的贡献而置整个历史潮流的大势于不顾;似乎惟有这批代表中世纪传统的反改革的旧教传教士,才是这一时期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的代表人物。甚矣, 做出正确的历史评价之为难也。”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何先生还写道:

“李约瑟先生的巨著中曾明确指出当时西方传教士的世界观远远落在中国人之后。多年以前在斯坦福大学校园里曾和美国科学史家席文先生有过一次畅谈, 他同意我的观点并深有感触地说: 当时这些西方传教士实在不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好的媒介者。至于就这些媒介者的个人而论, 我自然绝无意于否定像利玛窦那样卓越的才智和锐利的眼光,以及汤若望、南怀仁一辈人在科技方面的诸多贡献。不过这些远不是历史的主流与本质之所在。而且无疑地, 这正是导致中国错过了她近代化的大业的重要背景之一。”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些西方的传教士对中国近代图书馆事业的产生和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其中就包括创建了武昌文华公书林和文华图专的韦棣华女士。当前对于这些人士的评价呈现出一味颂扬的现象,似乎应该引起中西交通史研究者和图书馆史研究者的警惕。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6d56101019ptv.html